歡迎訪問天使勵志文章
你的位置:主頁 > 經典美文 > 文章正文

孔雀東南飛原文_老縣的曉風殘月

時間: 2019-06-24 | 編輯:

  沿清水江南行,過了平地營之后再往東行,過蟠龍坳,視線逐漸寬闊起來。零星的森林分布在公路的兩旁,有大飛鳥不斷的從頭上掠過。有烏鴉,也有喜鵲,這些鳥已好多年不見了,也許是森林得到保護,大樹子多了,有了搭建鳥巢的原因吧。在我們苗寨,八十年代前,烏鴉和喜鵲常是與人為伴的好鳥,它們常到寨子前后的大樹筑巢。那時,只要犁地,特別是犁田,它們會主動飛到田里來覓食,泥土經過翻犁過之后,地里的蛐蟮便會被翻動出來,烏鴉和喜鵲便毫不懼人地飛到田中嚽蟲。那時這些鳥很多,一群都有幾十上百只,那情景是十分壯觀的。這也就是上世紀的八十年代初,我途徑這里時所遇到的場景。

  廣廣袤的良田

  路向前延伸,視眼越來越開闊。轉過一個小拐點,眼前是一壩廣袤的良田,一條小河從田野中劃過,縱橫阡陌不下千頃。壩子盡頭依然是連綿的滿目蒼翠的青山,一片桔園透著桔子的清香。在田園的另一邊,一個不大的村寨就座落在山腳下。沿著河畔是一處正在建設的居民區。這就是老縣村了。

  老縣村,是施秉縣馬號鄉的一個自然村落,苗名叫“角兩”(苗文寫作“josdlingl”),是一個苗漢雜居的村寨。村落條形狀聚落,坐東向西,木屋瓦頂為主,間有古舊磚房。在村中,我們所見到正在建設的居民區,是馬號鄉生態移民區。它是由國家投資,于2012年開始建設的,總投資七百多萬元,將入住移民搬遷65戶。據說,這些搬遷戶均來自全鄉各村寨,他們所居的地方都是些比較邊遠落后的,目前,有的已建好,開始進住了部分村民。

  老縣是馬號鄉最大的胡柚基地,該基地建于1996年,基地占地約960畝,1999年果樹開始掛果成收。老縣的胡柚果實色澤金黃、大小適中、甜酸適度、甘中微苦,風味別具,是少有的涼性水果,其果肉含有人體所需要的16種氨基酸和大量維生素C、B及微量元素、并具有清涼祛火、鎮咳花痰、降低血糖、潤喉醒酒、養顏益壽等諸多藥效功能。據中國古代著名醫學家李時珍的《本草綱目》記載:“柚(氣味)、酸、寒、無毒、有消食、解酒氣、去腸胃中惡氣、療妊不食,口臭之功能”。由此可見,老縣的胡柚是老少皆宜的集營養、美容,延年于一體的純天然保健食品。胡柚給該村百姓帶來了可觀的經濟收入。

  明清縣治于此

  老縣村不大,也就是說,它不過是一個自然村而已,然而,誰能知道,這個帶有“縣”字的村,在歷史上還真與“縣”有關,“施秉”之名,也就來源于這里。民國37年1月6日《貴州日報》載《施秉掠影》一文考證說:“以轄地施洞三秉各采一字,合稱今名”(作者:吳劍仇)。府志載:明初,當時的施秉縣“編戶一里”,說明這個縣治地并不大。考《舊志》:鎮、邛,俱以洞管寨,謂洞長。獨施秉以寨管洞,謂寨長。上秉寨,附郭俱土著。管六洞:稿勝洞(縣東北五里)、鬼賓洞(縣東十五里)、江口洞(縣東北五里)、鬼凱洞(縣東北十五里)、石狗洞(縣東十里)、鬼隴洞(縣東北十里)。下秉寨,在縣南五里,俱土著,管五洞:兵洞(縣東南十五里)、琵琶洞(縣北十五里)、景洞(縣東十里,乃臻剖六洞苗入處)、藁蠟洞(縣東二十五里,乃邛水十四寨苗入冠處,屢撫屢叛,嘉靖二十七年,巡撫都御史李義壯,調普定衛官軍與邛水兵剿撫,始服。)、漏洞(縣東南二十里,洪江苗入處)。巴團寨,縣西六里,俱土著。管五洞:稿安洞(縣西北十五里)、施口洞(縣西五里)、婁寨洞(縣東北十五里)、金洞(縣西北二十里)、塘珠洞(縣西二十里俱土著)。”正因為不大,天啟六年“議栽”,之后又“尋仍舊”。原因是它所處的戰略地位不可小覷。“施秉舊縣,塗起羊腸,地鄰苗穴。山水清曠,黔楚咽喉(《通志》)。鎮遠者,云貴之門戶外;施秉縣,鎮遠之襟喉。欲通云貴,當守鎮遠;欲守鎮遠,當營施秉(《周瑛奏議》)”。“西控凱里,南枕洪江,皆封豨之鄰,而伏弩衷甲之地。”(李白《材碑記》)——(《鎮遠府志》45頁)。

  老縣原是“蠻荒”之地,“地鄰苗穴”。元代之前沒有進入中原政府之版圖,因此當地皆為原生態的寨老管轄。元朝時才有所謂的土司制度。也即:元至正二年,置施秉前江等處軍民長官司,隸屬于思州宣慰司。明洪武五年(1372年)三月,管理這一帶苗區的“施秉、臻鵬六洞、橫坡內寨等處長官司”楊正麟迫于明天子的威望跑到南京去“獻版圖”,被敕授為承事郎,也就是個正七品官員。

  可楊氏這個土司當不了多久,永樂十年(1412年),他的后代楊政麒“從宣慰田琛之亂,官廢”。當時楊氏這個土司受制于思州宣慰,明永樂九年(1411年),思南宣慰使田宗鼎又與思州宣慰使田琛為爭奪朱砂礦井發生戰爭,朝廷知曉后屢禁不止。田琛與湖南辰州知府黃禧(黃與田宗鼎結怨多年,朝廷改黃禧任湖南辰州知府)聯合兵改思南。田宗鼎聞之攜家眷出走,田琛殺其田宗鼎之弟,隨即挖田宗鼎之祖墳并戳田宗鼎的母尸,盡掠人貨財物。朝廷據田宗鼎投訴,累敕田琛、黃禧赴京自辯,都抗拒不去。明成祖朱棣以田氏飛橫跋扈,屢不接受朝廷的禁令,為“不何令田氏遺孽復踵為亂”,以達到地置郡縣、改土歸流的目的,便果斷地采取軍事行動來解決二田氏爭端,予田琛“構煽旁州,屠戳善良,抗拒朝命”的罪名,命鎮遠侯顧成率官兵五萬討伐,先后擒田琛、黃禧至京師。

  為救田琛,田琛之妻冉氏與部屬合謀,扇動和唆使臺羅(峨)諸寨苗普亮作亂,施秉的楊正麟也參加了“宣慰田琛之亂”。明成祖朱棣大怒,于明永樂十年(1412)將田琛革職,斬首。沒過多久,因田宗鼎在數日前于京師時,因與田琛互揭祖母罪,“宗鼎言,因發祖母楊氏陰事,謂與(黃)禧奸,造禍本。楊氏亦發宗鼎縊殺親母,瀆亂人倫事。”朝廷便以滅倫罪為由,于明永樂十年(1412)三月初五日時將田宗鼎殺掉,并沒收家產。楊氏也就是在這次之亂而“官廢”。從此,施秉進入了中央政府的官轄范圍。

  明正統九年(1444),以施秉蠻夷長官司置施秉縣,十年(1445)由朝庭委派流官王林(湖北黃崗人)為首任知縣,主持政務和司法審判。始設衙署于從化鎮——平地營,十四年(1449)年毀于苗民起事。景泰元年(1445)招撫復業,移駐于老縣岑麓山上;天順初年(1457)就其地興建衙署。成化四年(1468),遷署駐地于山下。縣署在知縣以下設典史一員,主薄一員,儒學教諭一員,訓導一員,具體經辦有關公務。嘉靖四十年(1561年)容山苗族義軍進攻施秉縣城,焚毀官署廳舍。天啟元年(1621)四月,廢施秉縣建制。天啟七年(1627)三月二十八日,原縣治內苗民因一向失業,包圍舊縣,治城池,要求歸還舊田。崇禎四年(1631)恢復施秉縣建制。順治十六年(1659),施秉苗族人民起事,殺死知縣趙玉奇。康熙三年(1664)閏六月,偏沅巡撫移駐長沙。康熙二十二年(1683),改偏橋歸貴州管轄。康熙二十六年(1687),栽撤偏橋衛,將其合并于施秉縣,遷縣治入衛城。從此,施秉縣署離開了老縣,而“老縣”之名由此始。而原縣治地也還是設縣丞駐節。雍正七年(1729),改設立勝秉分縣,作為施秉縣輔佐,廢除原縣丞駐節設置。)咸豐五年(1855)三月十五日,雙井平寨竹子寨苗民包大肚至臺江展梅尼,與張秀眉、李洪基等共同商議起義事宜,其返鄉后即以涼傘屯為據點,組織隊伍牽制勝秉分縣官兵及團練,集中主要兵力圍攻新城。五月,黃平、臺拱苗民進入料洞、冰洞等寨。候補知府韓超統領官兵前往鎮壓,義軍以死抵抗,至十六日,義軍千余名反將韓部包圍,韓超被迫退扎勝秉。咸豐六年(1856)七月四日,苗民義軍攻克已被圍困年余的勝秉城,并殺死分縣縣丞鄧文熾,署守備姜兆麟等。民國二十五年(1935)一月三十一日,遵貴州省政府令,栽撤勝秉分縣建制。

  鵝卵石鋪就的街道不在了

  老縣是個老縣城,同時也是個古苗寨。全村有近兩百戶人家苗族占了百分之九十以上,就這樣一個人口族群比例,你很難想象到他是曾經的縣城。從明朝正統十年(1444)施秉設縣始,到康熙二十六年(1687),栽撤偏橋衛,將其合并于施秉縣,遷縣治入衛城止,明清兩代共有49位縣長到這里任職,其中明代42位,清代7位。另加后設的分縣縣丞17人,其中清代9人,民國8人。從明朝,經過清代,到民國時期在老縣當官的人總共66人。所以老縣人很自豪地說:老縣人見的官比施秉人見的官還多。

  老縣不大,作為老縣治地當然城是要建的。據說那時所建之城全為石料,高有三米,有垛口,有炮臺。就是入城的門都分出東西南北四個道城門。據邰勝智先生考證,東門是當時進入古城必經之路的前門,西門是走出古城的后門(通往武官府勝秉),南門是專供兵士們出入練兵場,北門是通往山頂炮臺(碉堡)的軍事主道。后來,老縣后代們便把居住在東門的寨落稱為“東門口”,把居住在西門的寨落稱為“西門口”。東西兩門各有功用,在過去,不管是大小官員還是商人,入城之前,必須下馬步行,走過花街驛道,通過鳳嘴橋,再從東門走進城中,最后從西門出城。這種嚴格的東進西出條規,至今老縣人還亙古不變地遵循著。現在,老縣自然寨的男婚女嫁出入路線就還遵循這種俗規,不管哪家的小伙子結婚,引新娘時必須從東門口進寨,姑娘出嫁必須從西門口出寨。老縣人認為,從東門口進入的新娘才真正成為老縣的人,姑娘出嫁就再也不屬于老縣人了,所以出嫁的時候必須從西門口出寨——一種習俗,一種文化積淀。

  這次我去老縣是從西門進去的,這可能打破傳統的規矩,其實大家都是一樣的,因為自從八十年代公路村之后,西門也當然成為入村的主要門戶了。公路到達村口之后,公成了兩條。一條直接進村。而另外一條則直接從寨前繞過,終點就是東門。入村的道路已經水泥硬化,十分的平整。道路的兩旁還留有少量的古老商鋪。只是前柜有的已被移出。記得上世紀八十年代,我曾經路過老縣,那時的村道可不是這樣的。那條道路是鵝卵石鋪成的。由于人的走動,鵝卵石油光滑亮。一個從我面前走過的老人見到我照相,立即向我打招呼:“照相呀?來家坐坐。”我馬上表示謝意。我問他,以前的鵝卵石路哪里去了?他回答在路底下。并補充說,那路是古代人修的,有梅花朵,有石榴印,還有葫蘆徑……但那個好看不好走,辛得大家努力才這樣平整,好走!我當然點頭稱是。可我還是一片茫然:那條鵝卵石鋪就的老路至少走過了六百年的歷史了,現在修成了水泥路確實比以前好走。然而,老縣的歷史真的走到了盡頭了嗎?

  在街道的一個轉灣處,一橦高大的古建筑十分搶眼。高大的馬頭墻粉面的石灰已經脫落。瓦楞之下還繪著花卉和動物,畫法流暢。繞過轉灣處,有一大門半敞開著,可窺視院落的中心。走近一看,院子石塊鋪設,欄砍石條砌成。萬字格的花窗典雅而莊重。北墻面還鑲嵌著一個大大的“福”字,福字的兩旁還附有對聯,字跡不清楚了,但這文化的底蘊顯現了出來。這種建筑人們叫它江南建筑,也叫徽派建筑。由此可以知道,這苗寨也受江南文化的影響。

  到老縣不去看縣衙遺址當然不行,我問一個老鄉,他很激動:“就在上面,就在上面。”說著放下手中的活,一路帶我去了那個叫縣衙的地方。這縣衙就在村子的背面,是十多丘零零碎碎土組成。前面栽種有幾株柑子樹,后面是一片竹林。一所新墳就埋葬在縣衙遺址的中央。很難想象,施秉縣衙(含分縣)居然在此辦公達491年的地方。

  關于老縣的故事很多,因為考察沒有深入,古炮臺遺址、石砌的城墻、岑麓書院、興文書院、鳳山書院、城隍廟、八大名田、三手文筆峰,以及豐富多彩的苗族文化等等,我只能留給下次的機會了。

  二0一四年六月十日于偏橋古鎮

文章標題: 孔雀東南飛原文_老縣的曉風殘月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vwpjqf.live/jingdianmeiwen/186.html
文章標簽:

[孔雀東南飛原文_老縣的曉風殘月] 相關文章推薦:

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 在菜市场买虾赚钱吗 9900炮捕鱼平台下载 两个人做手游cps赚钱吗 2018手游哪个赚钱最快 欢乐捕鱼港 欢乐麻将豆子交易平台 赚钱的主机游戏 新浪微博发视频能赚钱吗 对赚钱的理解作文 县城实体店什么最赚钱 女人靠身体赚钱视频无马赛克 云彩娱乐苹果 心悦吉林麻将免费挂 020羊毛党怎么样赚钱 农村创业赚钱项目大全 捕鱼王游戏